打开
关闭
笔趣阁 > 昏婚欲睡 > 第八十一章:今晚就试试

第八十一章:今晚就试试

昏婚欲睡 | 作者:步从容 | 更新时间:2020-10-18 20:43: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重生空间八零小媳妇嫁魔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是月卡党大数据修仙都市顶级神豪秦先生和他的洛小姐乔神你家打野超级甜关于我转生成为黑龙这件事魔界狂想曲
  暮楚把茶冲泡好,放旁边的橱台上。也没去看他。“你忙吧,晚了。我先走了……”

  暮楚说完,绕过他,就往外走。

  走至厅外,正欲出门,却倏尔。手腕蓦地一紧,下一瞬。娇身就被一股大气猛地拽了回去,“秦暮楚。你到底在闹什么?!”

  楼司沉的耐心显然已经不够。

  “我没闹!我哪里闹了?”

  暮楚折回身,红着眼瞪着对面的男人,委屈的控诉道:“明明闹脾气的那个人是你!!你知道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找你吗?你凭什么一直躲着我?我真的就让你那么烦,那么生厌?我那天追车你总有看到我吧?你明知道我就在你后面。你为什么不停下车来?你以为你让林秘书送把伞过来就了事了吗?就这样,你还问我在闹什么?你觉得我到底在闹什么?”

  暮楚质问到最后,眼眶都不由委屈的红了一圈。

  楼司沉漆黑的幽瞳里蒙上了一层复杂难辨的暗芒。似喜,似愕。似愧,似无奈……

  他蓦地伸出猿臂,单手一把将身前恼怒的她。锁入进自己怀里来。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眉梢微挑,“所以,你今儿过来就为了申讨我来着?”

  暮楚的视线,对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眼潭,蓦地又想起自己这些天独自一人所承受的所有痛苦和压力,她气恨的张口就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这一口,暮楚当真是用十足十的气力,那感觉几乎是要把自己所有的痛楚全数都发泄出来一般。

  “喂,秦暮楚,你属狗的?”

  肩膀上的疼痛,让楼司沉吃痛的拧了拧眉心。

  他伸手去撬暮楚使坏的小嘴,却哪知,长指才一摸上她的下巴,就被她恶劣的一张嘴给咬住了。

  十指连心,这一口下来,疼得楼司沉忍不住哼了两声,本欲训她两句,结果却见眼泪‘扑簌扑簌’就从她通红的眼眶中滚落了出来。

  她的贝齿,还死死的叼着他的手指不肯放,而那委屈的眼泪更是如泻闸的洪水般,止不住,也收不了。

  楼司沉显然没料到她会突然掉眼泪,着实被这样的她有些吓住了,而训她的话,更是到了唇边又被他生生咽了下去。

  暮楚一双通红的泪眸,直直的瞪着他,仿佛是在控诉着他这些日子的恶劣行径一般。

  “喂!那天明明是你先甩了我,我还没控诉你呢!你倒还先委屈上了?”

  楼司沉嘴上虽是这么说着,手却不自觉的伸出来替她擦眼泪。

  结果,话落,暮楚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起来。

  楼司沉有些无措,嘴上强硬的命令她道:“不许哭!!我都被你甩了两次了,你还想怎么着?我伤成那样,你都可以不顾我的死活,我让你追次车,怎么了?”

  “呜呜呜呜呜……”

  哪知,暮楚的情绪,一下子彻底崩塌。

  她气恼的就想一拳头挥在他的胸口上,可粉拳还没落下,就被她生生的收了回来,下一秒,顿时哭得更厉害了起来。

  她是真恨不能狠狠揍他一顿的,可是一想到他胸口的枪伤,她就放弃了。

  楼司沉自然知道她在在意什么,连忙伸出猿臂将怀里闹别扭的她,圈在自己怀里,抱得紧紧地,安抚着她的情绪,“行了,别哭了,一会让林秘书听了,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你了!”

  “难道你没欺负我?”

  暮楚仰高头,满眼委屈的瞪着他。

  楼司沉看着她那双通红的眼眸,以及那张清瘦的小脸,他只觉心尖儿上仿佛被人用手狠狠地揪了一下,疼得有些尖锐。

  “秦暮楚,几天不见,你怎么突然瘦了这么多?”

  楼司沉皱眉,问了她一句。

  暮楚的眼眶,又陡然湿了一圈。

  楼司沉一声低叹:“行了,我不说了,我说什么你都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掉眼泪了?”

  楼司沉说着,伸手,似宠溺般的摸了摸她的额头,难得的放低了态度,哄她道:“别哭了!你再哭,眼睛都要肿成核桃了!”

  暮楚抹了把泪,终于把眼泪给控制住了,这才从他怀里退出来,仰着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问他:“你的伤怎么样了?现在全好了吗?”

  “差点快死了!”

  “……我说认真的!”

  暮楚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楼司沉居高临下的睨着她,“我看起来像开玩笑的吗?托了你的福,胸肺感染,可还满意?”

  “真的假的?我看看!”

  暮楚说着,就伸手过去,解他的衬衫纽扣。

  楼司沉竟也难得的听话,没有任何阻止她的行为,就任由着她解开了自己的衬衫。

  胸口,那刺目的枪伤,裸-露在了暮楚的视线里。

  暮楚汲水的眼瞳紧缩了几圈。

  殷虹的伤口已经渐渐在愈合,所以他也没再用纱布包扎,暮楚望着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竟忍不住伸了手过去,轻轻触了一触。

  下一秒,吓得缩回了手来,满眼心疼的看着他,“疼吗?”

  楼司沉湛黑的眸仁,深陷几许。

  蓦地勾手,重新将她柔软的娇身圈入进自己怀里来,目光沉沉的锁定她:“早过了最疼的时候了。”

  “什么时候最疼?”暮楚心疼的问他。

  楼司沉微顿了顿,黑眸沉下几许,“你丢下我的那天,最疼!”

  “……”

  暮楚只觉胸口一绞,心尖儿狠狠刺痛了一下。

  “对不起。”

  暮楚道歉,同他解释道:“我那天事发突然……”

  “算了!”

  楼司沉的脸色,凉下几许,“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

  “好,那就不说了。”

  他不想提,暮楚也并不想多说。

  “你胸肺感染好些了吗?不会现在还高烧着吧?”

  暮楚说着,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紧跟着,秀眉紧蹙成了一团,“还真烧着!你有去医院吗?”

  “我刚从医院出来。”

  楼司沉抓下她的手,拉着她转身坐回了沙发上。

  暮楚意外,“你这些天一直没回酒店,是因为在医院?你在哪家医院?你怎么都不跟我说呢?”

  楼司沉偏头看她,目光深谙,“跟你说有什么用?跟你说了,你会来看我?还是会来照顾我?”

  暮楚被他问得有些哑口。

  “虽然我没办法去照顾你,但一早知道你在医院,我今儿也就不来酒店打扰你了!那你一会是不是还得回医院去啊?你现在出来没关系吗?”

  “一会应该还得回医院吧。”

  楼司沉兜里的手机,这会儿都被陆岸琰给打爆了,所幸他出医院后就调了静音。

  “那赶紧回去吧!你还发着烧呢!我让林秘书去给你准备车!”

  暮楚说着,就准备起身去打电话,却被楼司沉伸手给拉住了。

  “急什么?”

  他的大手,紧裹着暮楚的小手,很烫。

  “可是……”

  “出都出来了,也不急在这一时了。”

  “可你现在在发烧……”

  “担心我?”

  楼司沉睨着暮楚的眸光里,多了几分暧昧不明。

  被他这么一瞅,暮楚的小心脏猛地漏跳了数拍,她没好意思再去看他,只道:“我去帮你拿个冰袋过来,敷敷会好点。”

  “……嗯。”

  楼司沉放开了她的手。

  暮楚起身去冰箱里拿冰袋去了,楼司沉干脆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一分钟后,暮楚折了回来,楼司沉抬起脑袋,用手掌拍了拍自己脑袋下方的位置,“坐这来,给我脑袋枕一下,头晕。”

  “……哦。

  暮楚忙走上前去,乖乖在他预留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楼司沉把头枕到了她的腿上,闭目养神起来。

  暮楚忙把冰袋放到了他的额头上,低头问他:“有没有感觉舒服点?”

  “……冰。”

  “太冰了?”

  暮楚又谨慎的要把冰袋拿开,却被楼司沉伸手给摁住了,“没有,刚刚好。”

  他睁开黑眸,看定头顶的她,“今晚我不回医院了。”

  “那怎么行?你都这样了!”

  暮楚显然不同意,“你必须得回医院去!一会就走。高烧这么厉害,谁知道什么时候能退下来,要一直不退怎么办?”

  “不还有你吗?你不是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吗?今晚就试试。”

  “……”

  暮楚颊腮一臊,羞窘的抿了抿红唇,“……那也不急在这一两天。”

  楼司沉目光直直的看定她,“秦暮楚……”

  “嗯?”

  “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什么?”

  “你不是一直像避瘟神一样避着我吗?”

  “有吗?”

  暮楚不太同意他这个说法,“我要真像避瘟神一样避着你,当初你受伤的时候,我就不会管你了。”

  楼司沉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很好,你最后确实没有管我!”

  “我那真的是事出有因……”

  “闭嘴!”

  楼司沉完全不想听她所谓的‘因’!

  她的‘因’还不就是顾谨言吗?

  楼司沉半分半点都不想提那个男人,更不想知道关于他的任何事情!

  “我向我那天丢下你的事情,跟你道歉,还不行吗?”

  “道歉?怎么个道歉法?”

  楼司沉挑眉看着她。

  “你想我怎么道歉?”

  楼司沉点了点自己的薄唇,剑眉微挑,“亲一口!”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创造沙盘世界涅盘之神命在她手长生1000000年诸天炁荡荡加点在诸天穿书后贵妃她很慌宋时风流和平精英之反套路系统乱中取胜诸天最强万道钓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