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笔趣阁 > 嫁魔 > 第80章 萋萋 二

第80章 萋萋 二

嫁魔 | 作者:杨溯 | 更新时间:2020-10-18 20:41: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重生空间八零小媳妇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是月卡党大数据修仙都市顶级神豪秦先生和他的洛小姐乔神你家打野超级甜关于我转生成为黑龙这件事魔界狂想曲美漫的奇妙冒险
  奇了怪了,巫郁离那个媳妇儿难道还是编出来的不成?好端端的给自己编个媳妇儿干嘛,怕别人觊觎他的美貌么?戚隐想起巫郁离书箱里那些画轴,迷离的白色人影儿,还有中殿前的哀哭,心里慢慢升起一个不得了的猜测。

  巫郁离口中的亡妻,莫非就是白鹿?

  这就说得通了,难怪巫郁离费这么老大劲儿要复活白鹿,敢情是复活自己的心上人。戚隐暗自慨叹,巫郁离这是什么癖好,看上一只鹿?人和鹿要怎么行房?

  心念一转,又琢磨孟家这事儿。动用铁棺封人,这孟怀善父子莫非遇到了什么事儿,像无方山的妖鬼似的,妖化了?戚隐想问扶岚的意见,扭过头,却见他哥刚饮下一杯酒。戚隐拎起酒壶,轻飘飘的没分量,竟然已经空了。戚隐愕然,“哥,你全喝光了?”

  扶岚呆了呆,道:“小隐甜甜的,很好喝。”

  “那你也不能全喝啊,会醉的!”

  扶岚闭上眼静了静,似乎在感受自己的身体情况,然后道:“没醉。”

  天光下审视他,面如细瓷,眸如秋水,确实没什么醉态。戚隐观察他半晌,道:“不错啊,哥,你酒量还挺好。”抹嘴起身,“那咱们去孟家祖坟看看。”

  要弄清楚孟怀善父子到底因何而死,非得掘坟验尸不可。挖人祖坟着实缺德了些,但在凤还山修炼了这么些时日,操守德行早丢到爪哇国去了。戚隐浑不在意,给了那圆脸乞儿几吊铜板,要他带路。孟家这事儿已经过去十八年,祖坟早已安静了。那乞儿贪财,当下答应。戚隐把黑猫从姑娘堆里抱回来,带着扶岚出了门。外面天已黑了,月亮是水白的一团,高高挂在天上。因着要掘坟,他们去买了铲子。戚隐和扶岚,一人扛一把,御剑出了城。

  孟家祖坟在离城十里地外的牛角山山岗上,夜幕之下,凤尾森森,歪脖子老树影影幢幢,低矮的灌木丛在风里哗啦作响,月光静谧地敷在叶片子上,像披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纱。坟地一看就很久没有打理过了,长满了荒草,萧萧肃肃一片。刚下过雨,一落地,脚陷在湿软的泥巴里。

  “仙师,您这猫可得放远一些。”乞儿道,“老人家都说,陈年老尸遇见猫必定诈尸。更何况您这是黑猫,不吉利。”

  “这你就不知道了,”戚隐摇头晃脑,“我家这猫爷,乃是开天辟地第一神猫。无论什么妖魔鬼怪,遇见它必定屁滚尿流,磕头求饶。凡人只要抱一抱它,财运滚滚,福寿两全。来,今儿算你走运,给你抱一抱。”

  黑猫喵了两下表示同意,乞儿将信将疑,把猫爷抱过来,手上一沉,差点没兜住。

  “还挺有分量。”乞儿纳罕道。

  先掘孟怀善的坟,挖了半天才碰到棺材板,用铲子一敲,当当作响,还真是铁的。撬出棺钉,棺盖板儿一松,接合的缝隙里咕噜噜冒出腥臭的黑水,活像棺材里有个泉眼似的。乞儿吓了一大跳,忙叫道:“快上来,这是棺材里的水,肯定有毒!”

  “别大惊小怪,”戚隐说,“这要么是尸解放出来的水,要么是土里的水渗进棺材里了。看这量这么大,八成是土里的水。”江南多雨,三天两头下一阵,更何况才刚下过一片雨,这棺材里没水才怪。

  戚隐掐诀,把沉重无比的棺盖板挪开,一股死耗子的臭味儿直冲上来,戚隐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掩着口鼻探脑袋一瞧,里面黯沉沉一片,全是乌漆麻黑的臭水,摸起来油腻腻的,说不出的恶心。骨头泡在这儿,估摸早就烂了,什么也看不出来。但不管怎么说,来了还是得看一眼。戚隐强忍着恶臭,把骨头拣出来。扶岚脱下衣裳,铺在土坑边上,戚隐把骨头放在上面。

  骨头烂得很彻底,有的都成渣了。泡了这么久,就算是妖,气息也散了。戚隐问扶岚:“哥,能看出他到底是妖还是人么?”

  “人。”扶岚道。

  “怎么看出来的?”

  扶岚指了指骨头,“二百零六块,人骨的数量。”

  苍白的月光下,扶岚的脸色有点不对劲。两颊微红,像涂了一层薄薄的胭脂,隐隐有些面含桃花的味道。戚隐有些担忧,“哥,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是不是中毒了?我听老人家说,坟里有种尸气,凡人瞧不见,有黑的有红的,只要吸一口,立马通体生疮,七窍流血而死。”乞儿抖抖索索地道。

  “那你怎么敢跟来?”戚隐问。

  “这不是有仙师您在么?”乞儿嘿嘿一笑。

  戚隐无语,移过眼看他哥。扶岚蹙了蹙眉心,道:“头晕。”

  难不成真有尸气?连他哥都着了道?不对啊,戚隐低头看自己,要着道也是他先着,可他一点事儿也没有。手上脏,不能摸他哥,戚隐凑过脸,碰了碰扶岚的额头。额上一片滚烫,仿佛能在上面烙个饼儿,戚隐叫道:“哥,你发烧了!”

  扶岚歪了歪脖儿,一副迷茫的样子,忽然执起戚隐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前。他的胸脯肌肉紧实,硬邦邦的,心脏在里面砰砰砰跳动,炽热得像一团火烧在手心。戚隐脸红了,缩了缩手,问:“你干嘛?”

  “小隐,心跳得好快,”扶岚问,“我爱上你了吗?爱一个人,会让人觉得头晕么?”

  戚隐明白这厮到底怎么回事儿了,郁闷地道:“哥,你喝醉了。烧刀子后劲儿大,你醉了!”

  乞儿打量他俩,咂着舌道:“仙师,你俩到底啥关系?”

  “我们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戚隐回答。

  乞儿:“……”

  正在这时,土坑里忽然传来砰砰地拍棺声,所有人吓了一激灵。乞儿纵起来,蹿到戚隐身后,揪着他的衣襟大喊:“拍棺了!你听,拍棺了!”

  拍个屁,骨头就在他们边上,还能有谁拍棺?戚隐站起身,正瞧见黑猫蹲在棺材沿上,睁着鬼火似的幽绿大眼眸子,细细地喵了一声。

  “我的天爷,您这猫也忒吓人了!”乞儿揉着心口。

  猫爷肯定是发现什么了,只不过旁边有外人,它不好开声。戚隐和扶岚走过去,黑猫一蹿,在斜立在地的棺材板上走了一圈。戚隐掐诀,把棺盖板翻过来,平放在地上。月光下,黑沉沉的铁皮板子镀上一层水银似的,所有人凝眸一瞧,登时吃了一惊。这铁棺是铁包木,那铁皮棺盖板的背面,木板面儿上,密密麻麻布满了暗红的手掌印和深深浅浅的抓痕。

  戚隐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孟怀善埋进棺材的时候还没死,他是被活埋的。

  巫郁离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孟怀善假死。等孟怀善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在棺材里。他拍棺求救,路人却以为他诈尸,无人敢上前。他嘶喊叫人,或许是因为铁棺和土层阻隔,又或许是因为喊得太久声音嘶哑,听不真切,再加上孟怀善诈尸的印象先入为主,人们以为那并非人声。

  人们害怕妖邪,不敢靠近,彻底断绝了他生还的希望,他就这样活活窒息而死。

  戚隐心里发寒,他发现巫郁离这个家伙特喜欢玩人儿,叶枯残是这样,孟怀善也是这样。当他们得意洋洋,以为自己得了大便宜的时候,却没想到早已死到临头,而且死得惨绝人寰。

  继续挖孟怀善他儿子的棺材,扶岚头晕,路都走不稳当了。戚隐让他歇着,把外裳脱下来,披在他身上。乞儿拿起铲子,和他一块儿挖。最后一层土铲掉,露出黑不溜秋的铁皮棺材。累得满身大汗,手心磨得发疼。戚隐喘了口气,想去解个手。刚踅过身,背后响起一声冷笑。

  这笑声十分阴险,像一个人咬着牙,从牙缝儿里阴森森地笑出声儿。

  戚隐心头一跳,猛地转过身,瞪着那乞儿,道:“你笑什么?”

  “什么笑什么?我没笑啊!”乞儿抱着铲子,愣怔怔地望着他。乞儿看戚隐这警惕的模样,忽然回过神来,手脚并用往坑外面爬,一面爬一面叫道:“我就知道这地方邪性!老人家都说,鬼魂最喜欢让人变得疑神疑鬼,大家怀疑来怀疑去,最后就会疯魔,自相残杀。仙师,您着道儿了!趁咱们都没疯,咱们还是快些走吧。”

  “你等等,你笑一声给我听听。”戚隐道。

  乞儿哭丧着脸,往扶岚那儿跑,“仙师,您师弟疯了!”

  “我没疯,”戚隐叫住他,“你赶紧的,笑一声给我听听。”

  乞儿犹犹豫豫,扯起嘴角笑了一声:“嘿嘿?”

  “不是这样,阴险一点。”

  “嗬嗬?”

  这厮年纪小,声音亮得很,不像那声诡异的冷笑。戚隐心里发毛,难道还有谁躲在这儿?戚隐站在坑里四下瞧,坑就这么点儿大,还有哪儿能藏人?总不可能他自己中邪,自己在那儿笑吧?

  “是不是您的错觉?”乞儿抖若筛糠。

  “不可能。”戚隐很笃定,他绝对听到了一声冷笑。

  头上罩下一片阴影,扶岚来了。

  戚隐抬头看他,“哥,你也听见笑声了?”

  扶岚耳力甚好,一室之内,连旁人的心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他点点头,指了指棺材,“在那里。”

  “啊?”戚隐愕然。

  乞儿一听,差点儿没吓得厥过去,连忙躲到扶岚背后。

  “里面有人说话。”扶岚说。

  一股凉气儿从戚隐脚底心蹿上脑门,你大爷的,难不成孟怀善的儿子还没死?关了这么多年,不吃不喝,得成人妖了!

  “很多人。”扶岚又道。

  他哥说话就爱大喘气儿,戚隐站在坑里背后发毛,问道:“怎么可能?这棺材就这么点儿大,待一个人都嫌挤得慌。”

  扭头看那四四方方的铁皮棺材,七尺三这么长,怎么能待下“许多人”?

  “说不定是鬼。”乞儿吞吞吐吐地道。

  鬼在里面做什么?打牌九么?戚隐忍不住想。

  扶岚放出小鱼,淡青色的小鱼犹如萤火,在乞儿惊讶的目光下晃晃悠悠地穿透铁皮,飞进棺材。小鱼入棺,棺材里登时躁动起来,连戚隐都隐隐约约能听见里面的说话声了。过了会儿,小鱼摆尾游回来,栖在扶岚白洁的指尖。扶岚摇了摇头,道:“很黑,看不清。”

  戚隐将归昧剑拿出来,背在身后,敛了声息,壮着胆子摸到棺材边上,附耳细听。里头窸窸窣窣,仿佛有许多人贴着他的耳朵低声细语。听了半天,没听懂里面的东西在说什么,它们说的似乎是另一种语言,语调黏黏腻腻,粘牙似的,和汉话差别很大。

  戚隐招手,让黑猫过来听。猫爷博学,说不定能听懂。黑猫也附耳听了半晌,道:“不是人话。”

  乞儿大惊失色,“猫说话了!猫说话了!”

  “废话,不说了我家猫爷是神猫么?”戚隐又转头问黑猫,“不是人话儿?妖怪的话儿么?”

  “不是,”黑猫说,“老夫的意思是,这压根儿不是话儿。无论是哪方的话儿,字词音调,平上去入,皆有规律。连缀起来,旁人才能听懂意思。表意万千,字词千万,但无论凡人还是妖魔,能发出的音却很有限,所以一段有意义的话儿,里面必定有重复或者相似的音。但这里面的东西,叽里咕噜说一通,一个重复的音都没有,就是乱说一气,和小孩儿呜呜哇哇乱叫一个道理。”

  “你的意思是,它什么也没说,就是在乱叫?”

  黑猫点头,扭脸问扶岚:“呆瓜,你还能打吧?”

  扶岚说能。

  黑猫道:“那就行,小隐,你出来,让你哥开棺。甭管里面是什么,放出来瞧瞧,若是不听话,就打他丫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创造沙盘世界涅盘之神命在她手长生1000000年诸天炁荡荡加点在诸天穿书后贵妃她很慌宋时风流和平精英之反套路系统乱中取胜诸天最强万道钓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