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笔趣阁 > 一刀倾情 > 第81章

第81章

一刀倾情 | 作者:安喜县尉 | 更新时间:2020-10-18 20:44: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重生空间八零小媳妇嫁魔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是月卡党大数据修仙都市顶级神豪秦先生和他的洛小姐乔神你家打野超级甜关于我转生成为黑龙这件事魔界狂想曲
  只见这人一身黑衣,右手戴着一个铁手套,脑袋上没有半根头发,竟是一个秃头。

  厉秋风一见此人,当即嘿嘿一笑道:“岳老怪,想不到你贼心不死,竟然跟到这里来了。”

  来人正是燕山老怪岳铁崖。那日在顾家老店,燕独飞出剑偷袭岳铁崖,险些将他一剑杀死。岳铁崖随唐赫离开永安城后,这口气始终压不下去,找个借口与唐赫告别,两天之后又悄悄地回到了永安城。想不到顾家老店已是人去楼空,余长远和燕独飞等都没了踪影。他抓住店里的掌柜想问个究竟,那掌柜稀里糊涂,问了半天才知道他前一天刚刚把店盘下来,压根不知道这些客人去了哪里。

  岳铁崖无奈之下,只得到处打探。好在有钱能使鬼推磨,他大把的银子撒了出去,竟然一路问到了莲花山脚下。只是到了这里之后,山区之间人烟稀少,他再也找不到余长远等人的踪迹,每日只得到处打探消息。今日正好走到这里,忽然听得有说话之声,他便躲到了路边的草丛中。待众人走过之后,他纵身上树,想要看个究竟。只是想不到树上竟然有一个大鸟窝。那鸟儿虽然被他惊飞,却舍不得窝中的小鸟,兀自在大树四周飞来飞去,登时被厉秋风发现有人藏身在大树之上。

  那日在顾家老店之中,厉秋风始终戴着人皮面具,是以岳铁崖并未认出厉秋风是谁。此时听他如此一说,倒有些犹豫,道:“你这小子见过我么?”

  厉秋风此时也想起那日自己戴着人皮面具,这老怪定然没有认出自己。是以哈哈一笑,道:“岳老怪的名头,哪个不知,谁人不晓?你这秃头走到哪里,哪里便是一片光明,大家自然晓得是你岳老怪到了。”

  岳铁崖听他出言讥讽,心中大怒。他本就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当下身子一纵,便如一头饿狼般地扑了上来。

  厉秋风虽鄙视岳铁崖的为人,但是也知道这人武功不弱,且心思狠毒,倒也不可小觑。是以岳铁崖身形甫动,厉秋风已自拔刀迎敌。便在此时,忽听一声娇咤,慕容丹砚已抢在厉秋风身前,手中长剑直向岳铁崖刺了过去。

  岳铁崖右手的铁手套是巧匠以精钢打制,不惧刀剑,见慕容丹砚剑光霍霍,直刺自己咽喉,当下右手一抓,想将长剑锁在手中。慕容丹砚不待剑招用老,手碗轻轻一抖,长剑已自闪开了他这一抓,直刺岳铁崖胸前的华盖穴。

  岳铁崖见对手变招甚快,倒也不敢托大,身子向右一偏,便将慕容丹砚这一剑让了过去。只见冷森森的剑锋从他胸前掠过,岳铁崖嘿嘿一笑,右手便向慕容丹砚剑上抓了过去。

  他本来打算趁着慕容丹砚剑势已老、收剑不及的时机,用铁手套抓住剑身,迫得对手弃剑。只是眼见铁手套就要抓住慕容丹砚的长剑,想不到她的长剑忽然跳了起来,竟自从一个匪夷所思的方位刺向了岳铁崖的咽喉。

  寻常人等刺出一剑时,若是手臂伸直,招数便是用老,除了收剑之外,剑招很难再有变化。岳铁崖正是看到慕容丹砚长剑已刺到手臂可控制的范围尽头,是以才放心大胆的用铁手套去抓她的剑身。只是万万没想到慕容丹砚忽施险招,也未见她胳膊如何转动,长剑竟然自下而上刺了过来,瞬间距离他咽喉已只有半寸。

  岳铁崖大惊失色,哪里还顾得上去抓对方的长剑,双足用力一点,身子向后飘了出去,真落到两丈之外,远远避开了慕容丹砚手中长剑的攻击范围,这才凝神望去。只见对手竟然是一个俊俏的后生,看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正自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岳铁崖稳住了身子,这才沉声喝道:“你又是什么人?”

  慕容丹砚道:“我的名字你自然是没听过了,是以不说也罢。不过我在江南倒是听人说起燕山老怪的名头。你还有个结拜的兄弟,名叫燕山老妖,听说此人武功胜你十倍,只是很少有人见到他的真面目。今日他来了么?”

  岳铁崖心下一惊,暗想:“这小子年纪不大,消息倒很灵通。我兄长之事江湖中人无人知晓,怎么这个小子竟然知道?”

  他念及此处,脸上登时现出了犹豫不定的神色。慕容丹砚道:“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岳铁崖要找燕独飞和余长远寻仇,本来并未打算与眼前这些人动手。方才与这后生交手数招,已经知道此人武功不弱。而他后面还站了十几个人,若是动起手来,自己定然是讨不到好。当下打定主意,哈哈笑道:“我只是找一个老朋友叙叙旧,并不想与阁下动手。既然大家只是误会,那便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岳某这就告辞了。”

  他话一说完,转身要走。慕容丹砚喝道:“站住。你还没告诉我燕山老妖在哪里。”

  岳铁崖讪笑着说道:“哪有什么燕山老妖,都是江湖中一些妄人造谣生事,小兄弟不要相信便是。”

  慕容丹砚冷笑着说道:“五年之前,你们两个老妖怪在杭州府杀了胡举人一家满门,将他家传的一幅《鸣鹤图》盗走。这件事你总不会抵赖罢。”

  岳铁崖大惊失色,身子微微一颤,道:“哪有此事,你不要血口喷人……”

  慕容丹砚道:“你们两人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想不到胡举人家有一名仆人躲在井中,逃过了一劫。他看到了你们两人的相貌,告诉了江湖中一位前辈,这位前辈详细询问了一番,立时便知道是你们两人下的手。只是这位前辈有要事在身,一直没有来找你们两个老家伙算账。今日既然让我遇上了你,岂能放你逃走?”

  岳铁崖听慕容丹砚如此一说,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当下嘿嘿冷笑道:“便是爷爷我做的,你又能把爷爷怎样?”

  慕容丹砚道:“那便把你这颗光头留下来,我带到胡举人的坟前,以告慰他在天之灵。”

  岳铁崖怪笑道:“方才爷爷看你年纪甚小,有好生之德,不想伤了你的性命。既然你活得不耐烦,爷爷便送你去见那个姓胡的傻蛋。你替我给他送个信,告诉他那幅被他视作命根子的画已经被爷爷卖了六万两银子,让他不要惦记。”

  慕容丹砚双眉一竖,厉声喝道:“多说无益,把你的秃头伸过来受死罢。”

  岳铁崖双手立了个门户,道:“好小子,让爷爷送你上路罢。”说罢作势便要扑向慕容丹砚。

  慕容丹砚适才虽将岳铁崖逼得手忙脚乱,但是多半是因为岳铁崖只将厉秋风视为对手,想不到被她偷袭。而且她所用的剑招是偷学自江湖中一位了不起的武学天才,仗着绝妙的剑招,是以才大占上风。只是两人若是正面交手,慕容丹砚仗着剑招奇幻,在十招之内,或可占得上风,但是十招之后,她功力不足的弱点便会暴露无遗,加之所偷学的剑招又实属有限,岳铁崖便可凭借深厚的内力反击,只怕不过二十招,慕容丹砚便会伤在岳铁崖手下。

  厉秋风知道慕容丹砚不是岳铁崖的对手,如何肯让她犯险?当下走到慕容丹砚身前,低声对她说道:“这老家伙不好对付,还是交给我罢。”

  慕容丹砚哪里肯让,瞪大了眼睛说道:“这老贼伤天害理,我正要为江湖除害。厉大哥,你且退开,让我先取了他的人头。”

  厉秋风心想:岳老怪已看出你的武功路数,以他的智计武功,若是出手伤你,我要救你只怕也来不及。念及此处,他只得对慕容丹砚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让我杀了他,然后取了他的人头给你可好?”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创造沙盘世界涅盘之神命在她手长生1000000年诸天炁荡荡加点在诸天穿书后贵妃她很慌宋时风流和平精英之反套路系统乱中取胜诸天最强万道钓皇